当前位置:网站首页产品展示污水处理设备饮料污水 > 广东饮料污水处理设备优质生产厂家
广东饮料污水处理设备优质生产厂家

广东饮料污水处理设备优质生产厂家

简要描述:广东饮料污水处理设备优质生产厂家
一体化污水处理设备是将一沉池、I、II级接触氧化池、二沉池、污泥池集中一体的设备,并在I、II级接触氧化池中进行鼓风曝气,使接触氧化法和活性污泥法有效的结合起来,同时具备两者的优点,并克服两者的缺点,使污水处理水平进一步提高。

所属分类:饮料污水

更新时间:2019-09-19

访问次数:109

详细说明:

广东饮料污水处理设备优质生产厂家

广东饮料污水处理设备优质生产厂家

 

SBR 工艺的过程是按时序来完成的, 一个操作过程分五个阶段: 进水、 反应、 沉淀、 滗水、 闲置。这五个阶段都是单池运行,当处理污水量较大时,可以进行多池多组的交替运行处理,此时人工操作难以发挥它的优点,需要由高度自动化的控制系统进行管理。

 

SBR 的运行周期由进水时间、 反应时间、 沉淀时间、 滗水时间、 排泥时间和闲置时间来确定。具体时间根据进水量及进水时间可以进行适当调节。

 

计算方法:

 

沉淀排水时间( Ts D) 一般按2~4h 设计。闲置时间( Tx) 一般按0.5~1h 设计。 设定反应时间为( Tf) 。一个周期所需时间T≥Tf Ts D Tx。

 

时间分配例子,如:运行周期12h,其中进水2h,曝气4~8h,沉淀2h,排水1h。

 

SBR工艺优点:

 

1) 工艺简单,节省费用和场地;

 

2)理想的推流过程使生化反应推力大效率提高;

 

3)运行方式灵活,脱硫除氮效率好;

 

4)这是防止污泥膨胀的方法;

 

 

控制系统分为罐控制系统和反渗透控制系统,可以进行控制运行和手动控制运行。控制系统的触摸屏可以实现对一些重要参数进行设置,以及对状态参数进行显示。

当系统出现报警值时,触摸屏会显示报警代码。通过代码可以找到报警来源,改变对系统的操作以消除报警。

当出现运行错误时,系统会自动停机并显示错误代码,防止设备受到损害。反渗透系统可按系统设定时间自动执行膜清洗程序(可以根据具体情况手动清洗)。

 

 

 

三、反渗透系统运行工作内容

1)严格按照操作规程,在处理负荷达到设计值的80%~100%下运行,严格控制出水标准。2)在运行期间对设施、设备、管道系统、电气系统和控制系统的性能进行检验和调整,对控制系统的运行参数通过运行检验加以校核,发现问题及时解决。3)对构筑物和设备进行编号和建立运转记录,定人保养。4)对操作管理人员进行岗位培训和考核。5)建立污水处理运行台账,包括每班操作记录、交接班记录、每日采样监测数据和运行数据汇总报表等。6)运行期间,通过对处理水量、电耗等计量数据汇总和对日常进出水质监测的数据汇总,能够比较清楚核定出各项技术经济指标。

 

 

 

四、碟管式反渗透处理污水主要设备

1.系统设备(1)DTRO系统包括砂滤器、芯式过滤器、DTRO清洗泵、RO高压泵、在线增压泵及膜柱等。(2)DTRO罐系统包括酸添加剂量泵、原水搅拌泵及清水输送离心泵等。(3)生化DTRO仪表包括流量计、压力表、电导率测定仪等。

2.主要设备说明(1)砂滤器污水流经砂滤器,砂滤器中装满了各种颗粒尺寸的沙子,去除粒径>50μm的颗粒,泥土和悬浮物质被过滤出来。(2)筒式过滤器将污水中尺寸在10μm以上的沉淀物颗粒留存在过滤器元件中。逐渐地,过滤器会因此而堵塞,造成压力损失增加。当压力损失达到一个限定值时应及时更换过滤器元件。(3)离心泵向过滤器提供压力高于2bar(1bar=0.1MPa,下同)的进水,通过筒式过滤器到达高压泵;将罐系统的原水提供给设备;将罐系统中的透过液提供给外部透过液存储器。(4)高压泵及排量泵以0bar的压力向DT组件提供给水。通过三相电动机和输送带传送提供动力。该泵的进水小压力是0.5bar。(5)脉动阻尼器安装在高压泵排出口上,将压力波动(柱塞泵的常见现象)转化为稳定的压力。它由一个压力容器组成,内部通过隔板分成两部分,外面的一部分充满气压为30bar的氮气。(6)在线增压泵用于产生高于进水的流速,增压泵除吸入柱塞泵或前部模块组件的供水外,还吸入一部分流经模块组件的供水,这样,一定量的浓缩液就一直在循环(浓缩液再循环),这可以大限度地提高透过液的产量。(7)电动机阀设计的大压力为75bar。一级正常工作压力为55~65bar,二级正常工作压力25~40bar。所有电动机阀在运行过程中切勿完全关闭。运行过程中,每个阀的过水面积逐渐变小,以增大泵排水口和组件出水口之间的压力。(8)振动排量计量泵冲程可以用调整钮和传动轴限制返回冲程的方式来调节。在处理污水前,其p H值必须要达到设定值,以避免水硬离子过早沉淀。通过剂量泵可以对原水存储槽进行初步的预调整,然后采用pH变送器来监测。

 

 

 

 

  图 1 铅锌硫化矿选矿作业流程及作业废水示意图(图中为采集水样点)

  2.2 样品处理与分析

  采用QJ-8001Y臭氧发生器(5 g · h-1)对尾矿库外排水与各单元作业废水进行臭氧氧化处理,臭氧浓度为40 mg · L-1,水样放置在自制玻璃圆柱反应器中(总体积3.5 L,有效液体体积3 L),臭氧从反应器底部曝气盘以鼓泡方式通入水样中进行反应,反应过程维持在25 ℃左右,总取样体积保持在水样体积10%以下.当水样总有机碳(TOC)、pH和根离子(SO2-4)浓度趋向稳定时停止反应,并对水样臭氧氧化处理前后TOC、pH和SO2-4浓度进行观察.根据臭氧处理前后SO2-4浓度增量,通过摩尔质量公式推算水中低价态硫(价态小于+6)浓度,同时与无机硫化物的浓度测定值进行对比.

  取尾矿库外排水原水与各单元作业废水原水使用Stratum PTC 吹扫-捕集样品浓缩器(美国特利丹公司)进行样品浓缩,然后注入GC7890A/5975CMSD气相色谱质谱联用仪(美国安捷伦公司)进行分析,观察尾矿库进水与外排水中挥发性有机硫化物变化情况.

  以纯净水为溶剂,分别配制药剂质量浓度为100 mg · L-1的丁基二硫代碳酸钠(n-BX)、二乙基二硫代氨基甲酸钠(DDTC)、腐殖酸钠(SH)和松醇油溶液,药剂溶液置于相对湿度75%、周边平均温度28 ℃、敞开明亮光照环境下进行自然降解试验.当4种浮选药剂水溶液自然降解率达到100%时,取水样使用Stratum PTC 吹扫-捕集样品浓缩器(美国特利丹公司)进行样品浓缩,然后注入GC7890A/5975CMSD气相色谱质谱联用仪(美国安捷伦公司)进行分析.

  其中,pH测定方法参照《水质 pH值的测定玻璃电极法(GB/T6920—1986)》;水质中无机硫化物浓度测定方法参照《水质硫化物的测定碘量法(HJ/T60—2000)》;根离子(SO2-4)经0.45 μm滤膜过滤后用882型离子色谱仪(瑞士万通公司)测定;总有机碳(TOC)经0.45 μm滤膜过滤后用TOC-V CPH总有机碳分析仪(日本津岛公司)测定;自然降解过程中浮选药剂的浓度采用紫外分光光度法测定;GC色谱柱为:30 m×250 μm×0.25 μm HP-5MS弹性石英毛细管柱,柱始温40 ℃,以5 ℃ · min-1升至100 ℃,以15 ℃ · min-1升至280 ℃,再以30 ℃ · min-1升至330 ℃;载气为氦气,流速为2.20 mL · min-1.MS为电子电离源(EI);离子化能量70 eV,离子源温度为230 ℃,接口温度为300 ℃,质量扫描范围20~550 amu.

  3 结果与讨论(Results and discussion) 3.1 浮选废水中的VOSCs组成及来源分析 3.1.1 各单元作业废水中低价态硫的存在形式

  各单元作业废水经臭氧氧化处理30 min后,pH、TOC、SO2-4浓度变化情况见表 1.各作业出水经过臭氧持续处理后,各单位作业废水pH均下降至2.20左右,洗矿废水、φ45 m浓密机溢流水、φ53 m浓密机溢流水、φ30 m浓密机溢流水TOC去除率分别是8.83%、10.55%、10.79%、2.96%,说明臭氧氧化处理后各单位作业废水中仍含有部分难降解有机物.

  

 

 

  表 1 各单元作业废水臭氧氧化处理前后pH、TOC、SO2-4浓度变化

  各单元作业废水经臭氧氧化处理后SO2-4浓度显著增加.通过摩尔质量浓度公式折算出各作业废水中低价态硫(价态小于+6)浓度分别是:洗矿废水 5 mg · L-1,φ45 m浓密机溢流水 107 mg · L-1,φ53 m浓密机溢流水149 mg · L-1,φ30 m浓密机溢流水 112 mg · L-1.各单元作业废水中无机硫化物的浓度范围是0.60~1.59 mg · L-1,经臭氧氧化处理后无机硫化物浓度均未检测出,因此,无机硫化物中S2-经臭氧氧化后产生的SO2-4对各单元作业废水SO2-4浓度增量的贡献很低,可以排除无机硫化物对水体中含硫化合物的贡献.

  破碎、冲洗作业工段产生的洗矿废水含有大量的泥沙和泥浆,这类作业废水的主要污染物是含硫量低的有机化合物,臭氧氧化处理后生成大量的有机酸导致其pH下降.磨矿作业工段和铅锌浮选作业工段在作业过程中加入大量的有机巯基类捕收剂,矿浆和废水经过铅锌浮选后进入锌尾浓缩作业工段,锌尾浓缩作业工段产生的作业废水(φ53 m浓密机溢流水)低价态元素硫含量.锌尾浓缩作业后的矿浆和部分废水会进入硫浮选作业工段,通过自动化调控添加调节矿浆和废水pH,导致随后的φ30 m浓密机溢流水呈中性.作为进入尾矿库的主要水源的φ30 m浓密机溢流水是选硫作业工段产生的废水,这类作业废水进入尾矿库时无机硫化物浓度很低,然而φ30 m浓密机溢流水经过臭氧氧化处理后SO2-4浓度增量是335 mg · L-1,说明这类废水还存在浓度较大的低价态硫化物,因此,推测进入尾矿库的废水中低价态硫的存在形式可能为有机硫化物,

  3.1.2 各单元作业废水中VOSCs的分析结果

  各单元作业废水中主要PTC-GC/MS监测结果见表 2.各单元作业废水中φ45 m浓密机溢流水、φ53 m浓密机溢流水、φ30 m浓密机溢流水均检测出CS2.CS2在水中的溶解度为0.201%(20 ℃),易溶于醇类,若水体中存在醇类等有机物,根据相似相溶原理,将增大水体中CS2的含量.

  

 

 

  表 2 各单元作业废水主要PTC-GC/MS监测结果

  结合图 1和表 2可以看出,金属硫化矿在破碎、冲洗作业产生的洗矿废水中未检测出VOSCs相关物质,因此,矿渣不是各单元作业废水VOSCs主要来源.磨矿作业和铅锌浮选作业加入大量有机巯基类捕收剂,随后在锌尾浓缩作业产生的φ53 m浓密机溢流水中检测出相对比例较高的CS2.作为混合作业废水的φ45 m浓密机溢流水,当含有CS2的φ53 m浓密机溢流水与不含CS2的洗矿废水混合稀释后,检测出的CS2相对比例有所下降.硫浮选作业工段再次加入大量的有机巯基类捕收剂进行硫浮选,随后经过φ30 m浓密机沉降后的溢流水中检测出的主要VOSCs物质是 CS2、C4H7NS,其中,CS2在各种成分中所占的相对比例(35.60%);同时,φ30 m浓密机溢流水是进入尾矿库的主要水源,为尾矿库水体带入大量的CS2.φ53 m浓密机溢流水、φ45 m浓密机溢流水和φ30 m浓密机溢流水均属于浮选作业工段产生的作业废水,选矿作业过程产生的VOSCs主要来源于浮选作业工段,其中,主要VOSCs物质是CS2.因此,浮选作业废水VOSCs排放情况与浮选作业工段投加的大量有机巯基类捕收剂有关.

  3.2 各单元作业废水中VOSCs药剂来源分析

  经过12 d自然降解后,100 mg · L-1 4种浮选药剂水溶液自然降解率达到100%,PTC-GC/MS检测结果如表 3所示.除松醇油(C10H18O)自然降解的产物中未检测出CS2外,3种浮选药剂水溶液自然降解产物中均检测出CS2.n-BX(C5H9NaOS2)药剂水溶液自然降解后产生的CS2含量,相对比例是80.33%.其次DDTC(C5H10NNaS2)药剂水溶液自然降解后产生的CS2相对比例是58.35%,同时还产生C4H7NS为φ30 m浓密机溢流水贡献VOSCs,与表 2的测定结果相符.SH(C9H8Na2O4)药剂水溶液自然降解产物中仍检测出相对比例较高的CS2、丁醇(C4H9OH)、苯(C6H6)和氨基甲酸乙酯(C3H7NO2),推断SH除腐殖酸盐外,还混合了部分含硫和含氮的有机化合物.

  

 

 

  表 3 四种浮选药剂水溶液自然降解后主要PTC-GC/MS监测结果

  磨矿和浮选作业中加入大量有机巯基类浮选药剂(如n-BX、DDTC和SH),除65%~80%被铅锌精矿带到冶炼厂精炼外,其他部分残留在细小的尾矿和选矿废水中,在浓密机中经过长时间的自然降解后产生CS2,导致浮选作业废水中含有相对比例较高的CS2.其中,n-BX在浮选过程中的药剂用量是其他3种药剂用量总和的2.80倍,其自然降解过程中产生了大量的CS2,因此,n-BX是φ53 m浓密机溢流水、φ45 m浓密机溢流水和φ30 m浓密机溢流水中VOSCs的主要药剂来源.

  3.3 尾矿库外排水中的VOSCs组成和来源分析 3.3.1 尾矿库外排水中低价态硫的存在形式

  尾矿库外排水经臭氧氧化处理15 min后,pH、TOC、无机硫化物和SO2-4浓度的变化情况见表 4.尾矿库外排水经过臭氧持续处理后,尾矿库外排水pH降至3.16,TOC减少3.21 mg · L-1,TOC去除率是45.5%.尾矿库外排水经臭氧氧化处理后SO2-4浓度显著增加,当臭氧氧化达到平衡时SO2-4浓度增量是66 mg · L-1,通过摩尔质量浓度公式折算出尾矿库外排水中低价态硫(价态小于+6)浓度是22 mg · L-1.在臭氧氧化过程中生成的SO2-4属于强酸根,在水体中没有足够的强碱金属离子存在的情况下,大量的强酸根致使水体呈酸性.

  

 

 

  表 4 尾矿库外排水臭氧氧化处理前后pH、TOC、SO2-4浓度变化

  铅、锌、铜等金属离子与S2-结合形成溶度积<10-9的沉淀物,同时单质硫(S)不溶于水中,当尾矿库水体经过长时间的沉降处理后,金属硫化物与单质硫(S)不易存在于尾矿库外排水中.尾矿库外排水中无机硫化物的监测浓度是0.48 mg · L-1,无机硫化物中S2-经臭氧氧化后产生的SO2-4对尾矿库外排水SO2-4浓度增量的贡献很低,可以排除单质硫(S)、无机硫化物对水体中含硫化合物的贡献.因此,推测尾矿库外排水中低价态元素硫的存在形式可能为有机硫化物.

  3.3.2 尾矿库外排水中VOSCs种类的监测结果

  尾矿库外排水PTC-GC/MS监测结果见表 5.尾矿库外排水检测出挥发性有机物(VOCs)的种类有783种,然而诸如C7H10O2(0.18%)、C15H24(0.25%)、C13H22O(0.15%)、C15H28(0.29%)等大部分检测物质的相对比例<1%.尾矿库外排水VOSCs中未检测出CS2,主要检测出的VOSCs物质是3,6-二甲基-1,2,4,5-四硫环己烷(C2H4S4)、N-巯基-甲酰胺(CH2SNO)和2-甲基-3-噻唑啉(C4H7NS),其中,C2H4S4在各种成分中所占的相对比例(22.59%).因此,在臭氧氧化处理尾矿库外排水的过程中,C2H4S4的硫元素被氧化生成SO2-4,贡献了处理后水样的一部分SO2-4浓度.CH2SNO和C4H7NS中的硫元素同样能被氧化生成SO2-4,但CH2SNO和C4H7NS在各种成分中所占的相对比例不高,对臭氧处理后尾矿库外排水SO2-4浓度贡献很低.因此,尾矿库外排水中VOSCs的主要物质是C2H4S4.

  φ30 m浓密机溢流水在尾矿库中经过沉降、挥发、光降解和生物作用等多种方式去除了大部分TOC.尾矿库进水TOC的测定值是41.21 mg · L-1,尾矿库外排水TOC的测定值是7.06 mg · L-1,去除率达到82.9%.因此,尾矿库能够去除选矿废水中大部分有机污染物.尾矿库水体污染物降解过程和方式如图 2所示.

  

 

 

  图 2 尾矿库水体污染物降低过程和方式示意图

  

 

 

  表 5 尾矿库外排水PTC-GC/MS监测结果

  φ30 m浓密机溢流水进入尾矿库后,阶段以沉降和挥发为主,此时有机物浓度相对较高、水层浅、挥发作用明显、水体较浑、透光率低,因此,光降解作用受到限制.随着水流的推进,大量的含硫矿泥沉积在尾矿库底部.

  第二阶段兼性异养微生物消耗水体中易降解的含碳有机物,同时兼性自养微生物消耗含硫化合物.Jordan等(1997)研究表明,部分兼性自养微生物在好氧环境下能够代谢CS2生成H2S,这个阶段中兼性异养微生物和兼性自养微生物在进行代谢活动时消耗有限的溶解氧.由于尾矿库水体大,注入水量相对于库容很小而导致水流流速低,水体相对静止,阻碍了水体与空气的混合,限制了空气中的氧扩散溶解入水体中.

  第三阶段水层加深,水体中溶解氧严重不足,为水体中厌氧微生物的活动提供了有利的环境条件.此时能被利用的有机碳大部分已经被消耗,异养微生物活动不活跃,厌氧自养微生物的活动能力得到表现.Cox等(2013)研究表明,在厌氧条件下自养微生物降解CS2所产生的中间产物之一是H2S,Witter和Jones(1999)研究表明,C2H4S4的前体为H2S,自养微生物在厌氧情况下通过还原H2S中元素硫产生C2H4S4等一系列聚硫杂环化合物,形成更为复杂的含硫有机化合物.

  n-BX是用量大的浮选药剂,同时n-BX的自然降解产物CS2是φ30 m浓密机溢流水中VOSCs的主要物质.φ30 m浓密机溢流水作为进入尾矿库的主要水源,丰富的CS2为尾矿库水体提供了充足的硫源,促进兼性异养微生物、厌氧自养微生物进行生物活动.

  4 结论(Conclusions)

  1)硫化铅锌矿浮选过程中产生VOSCs的环节主要集中在浮选作业工段,该作业工段残留的有机巯基类浮选药剂(丁基二硫代碳酸钠(n-BX)、二乙基二硫代氨基甲酸钠(DDTC)和腐殖酸钠(SH))在浓密机中经过长时间的自然降解产生CS2,同时CS2也是浮选作业工段主要的VOSCs物质.

  2)相对于另外3种常用浮选药剂,丁基二硫代碳酸钠(n-BX)在浮选作业工段中的用药量大,同时n-BX的自然降解产生的CS2多.因此,n-BX是浮选作业废水主要药剂来源,同时n-BX自然降解产物也为尾矿库微生物新陈代谢提供了丰富的CS2.

  3)尾矿库外排水中VOSCs不含CS2,其主要VOSCs物质是C2H4S4.尾矿库的构筑特点及进水中丰富的CS2为水体中微生物提供了有利环境,通过兼性异养微生物、厌氧自养微生物等微生物的生物代谢消耗CS2生成C2H4S4.

  5 展望(Prospects)

  本研究中尾矿库水体中的兼性异养微生物、厌氧自养型微生物在自身新陈代谢的过程中消耗CS2生成C2H4S4,其代谢机理及菌种鉴定和筛选仍然需要进一步探讨.同时,根据铅锌硫化矿浮选废水及尾矿库外排水中VOSCs的组成特征和来源解析,针对铅锌硫化矿浮选工艺改进提出以下几点建议:

  1)根据实际情况减少并控制丁基二硫代碳酸钠(n-BX)、二乙基二硫代氨基甲酸钠(DDTC)、腐殖酸钠(SH)的药剂用量,或选用新型浮选药剂和新型浮选工艺,以期减少浮选药剂自然降解产物对浮选废水VOSCs的贡献.

  2)建议采用曝气吹脱的方式处理浮选工艺中的回用水,利用CS2易挥发性进行强制吹脱收集并进行处理,减少VOSCs对浮选废水回用系统的负荷.

  3)浮选废水在进入尾矿库前进行曝气吹脱,减少进入尾矿库废水中CS2浓度和总量,同时提高尾矿库水体的溶解氧含量,提高尾矿库水体中微生物对有机污染物的矿化效率.

 



留言框

  • 产品:

  • 您的单位:

  • 您的姓名:

  • 联系电话:

  • 常用邮箱:

  • 省份:

  • 详细地址:

  • 补充说明:

  • 验证码:

    请输入计算结果(填写阿拉伯数字),如:三加四=7

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15689262758

[关闭]